成都信息港

当前位置: 首页 >体育

一個海外經濟學博士的三年歸國感受

来源: 作者: 2019-05-02 08:12:11

海歸三年(1):回國

首先说明我的看法:回国与否是个人的选择,我不吹嘘任何一种选择。每个人的背景经历价值观都不同,自然会有不同的选择。一个开放包容的社会应该允许各种价值观存在。我回国后过得不错,但是,我不希望我的经历成为诸如回国值不值得之类无聊争吵的谈资。

不怕大家笑话,我很小的时候就想读博士,当教授,可能是由于喜欢读书吧。因此,在大学里工作我觉得非常舒适,真的是很喜欢。不过,坦率的讲,这也算偶合。我的许多博士班里的师兄都去了投行做research,我自然看着眼热。不料毕业那年正好遇上911,金融业不景气,各大投行纷纭裁人,research 部门首当其冲。所以我把找工作的主要精力放在大学的教职。在一所二流大学里做assistant professor,天上讲台,对着下面黑压压一片各色人等还真有点害怕,哈哈!不过我比较随和,也不为难学生,所以工作还算不错,学生评估也过得去。我感谢老天,终究指引我做自己喜欢的职业。那么我为何想回国呢?主要有三个缘由:首先,我觉得自己做学问在那么多经济学博士中只能排到中上。留下来拼tenure,发paper自然是没问题,但是我觉得没什么意思,由于我看出我成绩有限(相对于大牛来说,其实我做得还不错)。大家在读自己专业的paper时一定常有这样的感觉:那么好的idea我怎样没想到呢?或:这一步太漂亮了,这个作者脑子怎样长的?学术生活就经常沉醉在这种喜悦中,但也免不了疑惑:自己和这些耀眼的群星比起来,自己太微不足道了!我当时觉得经济学里牛人那么多,paper就象牛毛一样,不少我一根,也不多我一根。但是,如果我回国,那么我所做的可就多了。大家别误解,千万别以为我想回去骗吃骗喝。我那时是真心想为中国做点事,哪怕把国际标准的经济学课程移植到中国,或者影响几个学生,开阔他们的眼界,不也是很有意义的事吗?百分之百的奉献和百分之百的自私都是不存在的。如果以黑和白定义,那末绝大多数人都是灰色的。那些吹捧留学人员“毅然”回国做贡献的文章固然让人恶心,不过我想老狼和校长在驰骋商场的时候,有时也想为国家做点什么吧?这样,我觉得我回国可能对自我价值的实现更有帮助。我说这些,是想提示大家:我是一个普通人,有私利,但也有热情。

第二个原因和我性格有关。我这个人兴趣广泛,音乐、摄影、书法什么的样样都通,样样不精。对于非天才来说,广则意味着不精,这也许是我不能在专业上成为大牛的缘由吧!在国外的几年里,我到处旅游,爬山,滑雪,听音乐会,看musical,但是我还是很怀念中国的文化,中国的风土人情。更重要的是,我在国外时间不长,五年而已,感觉交不到知心的朋友。车肥马,衣轻裘,与朋友共,弊之而无憾――我喜欢子路的生活态度,但是这种生活在国外我没有机会经历。虽然我和老外混得很开,常常一块去party,去club玩,但总是觉得有点隔膜。我经常上国内的着名的摄影站:色影无忌,看到友贴的云南西藏的照片,看到江南水乡的风情,真的恨不得立马回国。

的缘由恐怕是很多男生所共有的,就是个人问题。在国外谈了两个女朋友,我发现我实在受不了女博士了!这个问题打住,免得引发争吵。

所以,当有一个偶然的机会来临,我立刻动身回国了。工作性质没变,还是在大学教书。

海归三年(二):我眼中的中国经济学研究与教育

就这样,我回来了。至于说有人选择做海鸥,两边跑,其实这也是不错的选择。但是这不适合我,因为这样的人一般都是40岁左右,有家小,有资历。我还年轻,愿意在国内挥霍我青春的尾巴。

虽然留学期间每年都回国,但是彻底回来的感觉还是不同。走在国内的校园里,看着周围清一色的中国脸孔,听着喇叭里国内的流行音乐,心里的兴奋紧张就象当年刚出国一样。不过诸如回国观感之类的文章太多了,我就不空话了。

这里我说说我眼中的中国经济学研究与教育,包括金融,会计,管理等相干学科。在我看来,中国的社会科学研究正在走自然科学研究二十年前的道路。今天,在各个高校,你能在Nature,Science上发文章,你就是公认的牛人。然而在社会科学领域,我们还是能听到这样似是而非的论调:“国外理论不能适用于中国”,“论文多不证明你有水平”,“某某牛,他没论文,但是他有思想”,等等。但是这只是表面现象:虽然很多人对国际社会科学刊物抱着酸溜溜的态度,但是所有像样点的高校的经济系和商学院,都把在国际刊物发表论文作为头等的大事。十多年前,由南京大学发起,全国高校掀起了SCI运动。虽然这种对SCI,以及impact factor的片面寻求,带来了许多副作用。但是,这类做法逼迫国内的理工科研究人员把自己的论文规范化,使得大家努力出paper,在我看来功远远大于过。类似的,现在国内的高校开始重视SSCI(social science citation index)。我预测,就象自然科学领域一样,国内的经济管理等研究人员,会在十年内在国际二三流期刊中一展身手。大家不要笑话,如果能做到这一点,这就是了不起的成就!由于几十年来,国内的社会科学研究完全和国际脱节,几近是零!在国际上的地位远远比不上我国的自然科学。

那么,作为接受过完全经济学博士教育的人,回国后真的有用吗?很多人都说:国外理论都是数学模型,不符合中国国情,blah blah。我烦透了这类不学无术的腔调。我常常和学生举这么一个比方:美国的工程师根据力学原理在密西西比河上造一座桥,一个呆子把所有的参数copy来在黄河上造桥,结果桥塌了,他高呼:牛顿力学不适合中国!

我觉得我回国能做的工作之一就是改造这样的呆子。

和中国社会的基本特征一样,国内的经济学研究把中国的比较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。在追逐国际水平,规范化的进程中,几乎绝大多数国际刊物中的 empirical研究都会在5年之内被国内的研究人员用中国的数据复制,但是做法和进程还是比较粗糙。大家看:这是不是很象中国的制造业?这是中国追赶国际水平中不可缺少的一环。和中国的人力资源特点一致,低水平的复制已迅速展开,激烈的竞争使研究人员开始追求创新与突破。这个过程的迅速着实让我大吃一惊!当我刚回国时,国际期刊还乐于发表一些Chinese evidence的文章,现在已不行了,必须要求你的文章对经济学作出普遍意义上的贡献。和中国的制造业一样,中国的经济学管理学研究以大量便宜的劳动力为基础,发挥中国人善于模仿,肯研究的特点,先以数量上的优势开始,然后逐步提高质量。国内的经济学教育已经成了气候,原来马列经济学已经被压缩到一角,完全被边缘化了(近几年中国有向左转的趋势,局部有反弹,在以后会详细讲)。和自然科学不同,经济学金融学管理学的教学不需要仪器设备,懂点数学,拿本国外的教科书,很快就能知道点大概。因此虽然教学质量不高,但是推进的速度非常快。另外,国际主流的教材几乎都可以在国内买到,有翻译的,也有影印的。因此,如果国外的中国经济学者要想象以前一样,靠着经济学ABC来国内高校忽悠,已经很难了。

那么国内的经济学研究教育和国外的差距在哪里?我的回答是,和几近任何一个学科一样,的差距是教授,其次是博士生,其次是研究生,是本科教育。这是由我国的科研整体水平落后决定的。

这一篇是感想,因此比较虚。接下来我会具体谈谈国内高校经济学科的具体情况,比如大家关心的career path,funding,人际关系等。近经济学家的名声不太好,我还会在另外的篇目里专门谈谈我的感想和分析。

,香港的社会学研究者丁学良说,内地称得上经济学家的不超过5个。我PhD新鲜出炉,固然不在此列。不过,我要说:和我钦佩的先辈学者,象顾准,吴敬链一样,我为现代经济学在中国的传播作出过自己的贡献,没有曲学阿世,我心里认为自己是经济学家,并以此来要求自己,我为此自豪。

海归三年(三):在大学工作

前面说过,我喜欢在大学里工作,喜欢这类生活方式。这篇主要回答功夫王的几个问题。固然我只了解经济类专业的情况,虽然有一定的代表性,但是没有普遍意义。国内大学大规模招收经济专业海龟始于北大,其他大学逐渐跟进。以今年一月的AEA,AFA年会来讲,我知道至少有以下几所大学到年会上招人(在AEA, AFA年会上招assistant professor是美国经济学金融学专业的传统):北大,清华,上海财大,上海交大,厦门大学。国内大学的海外招聘逐步走向正轨,在程序上已经和美国大学非常类似了:看简历,推荐信,代表作;挑选面试人,在AEA,AFA年会上接触;邀请来学校作报告,决定聘用与否。至于直接招聘教授级别的,那就基本上是双方的互相了解,讨价还价了。这其实和industry招人相象:entry level走程序,海选,senior level要靠猎头。

和美国大学一样,不管你的博士论文再出色,学校多牛,刚毕业的博士只能从assistant professor,也就是国内的讲师这一级别干起。不过,这只是就我熟悉的几所学校而言,如果你去差一些的学校,可能bargaining power更大。

至于薪水,当然不能和美国比,每个学校也不同。如果是纯经济专业的,美国的教职起薪也就六万美元左右。如果是金融专业的,美国商学院这几年的起薪节节高,好一点的商学院都在十五万美元上下,那末即使考虑了人民币的购买力,国内的薪水还是远远比不上。我总结一下我所了解的各高校开出的薪水,不一定准确:北大4 万美元,清华5万美元,其他几所3万美元。以上都用人民币支付,不包括住房补贴。这个薪水对经济专业还是很有吸引力的,对金融专业就未必。另外,美国的许多管理专业博士工作其实不好找,这类收入对他们也是很不错的。工作其实和在国外大学区分不大,主要就是写论文,教书。在论文方面,国内高校招海龟当然是希望能在国际刊物发文章。回国后再要在美国期刊发表论文,难度陡然增大。不过,只要努力,一般还是没问题的。有趣的是,许多学校都列了一份国际期刊表,只能在单子里的期刊发,这在国外不多见。我的理解是,这类做法在中国的经济学科刚起步的阶段非常有必要。

那么赚外快的机会呢?和 industry的联系呢?如果你愿意,机会很多。但是很多象我一样的年轻海归不愿意,由于这样会耗费大量的精力,影响科研。出去演讲,咨询,担任各种职务,那是当了教授后的专利。至于派系斗争,离青年教师其实很远,你如果不感兴趣,大可躲开。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,和国外没什么两样,顶多是程度上的区别。在大学里工作,重的分量就是你的论文。有了牛paper,甚么都好办。总之,国内的经济类学科的教研在迅速正轨化,至少在几所的大学里,很多制度和国外已非常类似了。其他的大学也在逐步跟进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国内招人的标准也开始越来越高。对许多经济类专业的留学生而言,一个两难的问题是:如果毕业马上回国,意味着放弃了学术上炉火纯青的机会,但是如果过几年,等好论文都出来了再回国,你会发现国内招人的标准又比几年前提高了!这种情况,确实让许多人很难选择。

归三年(四):我接触的中国大学生

我是90年代上的大学,先讲讲我对在国外接触到的80年代大学生的看法:

正面印象:有理想主义精神,忧国忧民,非常刻苦。

负面印象:尽玩虚的,衣着谈吐都有点土,知识面窄,只和中国人来往。

回国后,在大学里,忽然发现我从小字辈变成老资格了!并且更恐怖的是,我觉得21世纪的大学生看我们这些90年代上大学的人,恐怕和我看80年代上大学的人一样!社会在前进,虽然不是线性的,但是大致朝着同一个方向。下面我来详细说说我的感受,这些感受来源于我接触到的,国内名牌大学经济商科的大学本科生。

我接触到的这些大学生,知识面广,知识结构合理,多才多艺,自信。我高兴而又有点伤感的承认:21世纪的这一代,全面胜出我们这些90年代的大学生!我分三点谈:

首先,由于他们出身在80年代,社会物质的富足使得他们的父母有更多的资源用于他们的教育。不少人会钢琴,书法很棒,英文很溜,阅读大量的书籍。和他们聊天真的很challenging。从知识层面上说,他们许多人出国留学后,由于他们比起前辈来更完善的知识结构,一定能做出更大的成绩。由于我在大学工作,自然关心这一点。改革开放后几十万留学生出国,但是在学术上成为大牛的实在很少。这也许是因为整个民族的积累不够。我认为21世纪的大学生在这方面大有作为。

其次,他们的社会活动能力极强。当年我在大学的时候,各种社团还大多是文学社之类的。今天的大学校园,除了兴趣爱好类的社团种类大大增多以外,还有学生组织的各种公益社团。这些学生社团组织的各种活动让我叹为观止,而其中的很多社团的筹款能力真的让我惊讶。除此之外,经济商科的学生还普遍在假期去各个公司实习。从大约5年前开始,各大投行咨询公司开始在大陆的学校招summer intern,而从3年前开始,它们有范围的招国内的本科毕业生。请大家注意:这些职位并不只是China based,很多学生找到的是global rotation,薪水完全和其他人一样。这是国际投行咨询公司对21世纪大陆经济商科教育培养出来的本科生的肯定。

,他们比起90年代,80年代的大学生,更象是正常的大学生。中国留学生与西方学生的不同是什么?在我看来是我们一个个都关心国家大事,甚至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!这不是我们不正常,而是中国这个社会不正常。但是随着中国越来越正常,更尊重个人利益,更不重视意识形态,中国的大学生也越来越象西方的大学生:读书,旅游,恋爱,社团。诸位:如果一个美国的大学生为了伊拉克激动不已,悲忿难当,其他人一定会觉得他有病。可是80年代的大学生(在我看来),大都如此;90年代的大学生,有很多这样;21世纪的大学生,只有很少一部分人会这样。政治上的豪情是很可怕的,我庆幸这玩意的逐渐消失,我羡慕今天的大学生生活在一个更正常的年代。

说了这么多好话,负面的看法呢?媒体上充斥的所谓大学生的缺点,比如乱花钱啦,同居啦,等等,在我看来,都tmd是狗屁!我当年想乱花钱来着,可是没钱!我当年想和女孩子同居来着,可是没胆!道德先生滚一边去!

而我的耽忧有两点:

是两极分化。中国社会在各个方面都出现了危险的赢者通吃的现象,在大学里也不例外。在国内的名牌大学,农村里来的学生的比例,比20年前大大下降了。我没有具体数字,但是3年来,我还没有接触到一个农村学生!由于城乡教育资源差距的扩大,农村学生考高分的已很少了,农村学生也很难进入经济类等热门的专业。教育资源的缺少导致他们知识面窄,社交能力弱,不自信,使得他们在找工作时处于劣势。而我接触到的比较的学生,大多家庭富足,有良好的背景。我的观点是:危险的不是寡,也不是不均,而是lower class缺少提升自己社会地位的机会。中国社会的这个缺陷在大学校园里从一个侧面体现出来。

第二是极左思潮在年轻人中的抬头。由于17年来大学政治课中毛概的灌输,整整一代人被成功洗脑,这不能不说是大倒退。今天的大学生,毫无文革记忆,同时由于在校大学生数目的激增,使得他们面临激烈的职业竞争。另外,在他们的成长中,目击或耳闻了改革中的阵痛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有相当一部分人怀念文革,主张回到过去。当然,这种局面的时代背景是:第四代核心习惯政治工作,不熟悉现代文明,恐惧复杂的现代经济(我猜的,哈哈),从上到下往左转。希望这只是暂时的现象。

以上两点,在接下来我谈我眼中的中国社会和经济的时候会时不时的提及。

,我向大家坦白我的杞人忧天:当今中国隐含着新型文革的危险,那末,讲台下这些朝气蓬勃的脸,会不会有一天变成小将,喝令我向党交心呢?没准!君不见已有人占据道德制高点,对经济学家口诛笔伐了!

海归三年(五):吃喝玩乐

前面几篇都很boring,这篇讲讲大家都很感兴趣的在国内的吃喝玩乐。我发现我经历的和上看到的很多都不一样。看上的很多文章,你会觉得在国内就是纸醉金迷,夜夜笙歌。可能对回国从商的海归来说是这样,但是对到各高校科研院所工作的海归来说则未必。总的来说,我在国内的吃喝玩乐是我学生时期活动的延伸。

体育活动:过去很喜欢踢球,现在很少踢了:踢不过学生,而同事中能凑到一起踢球的人又很少。现在我的主要运动是球。遗憾的是,我至今没有在国内找到草地球场,当然打硬地也不坏。国内的高尔夫死贵,而且环境很差,不象国外那末便宜,而且是青山绿水。不过我本来也不喜欢高尔夫,所以这点无所谓。喜欢高尔夫的海归要注意了,回国后这点小享受就没了。对喜欢健身的兄弟们来说,国内的健身俱乐部遍地开花,价格质量参差不齐,我比较懒,不能坚持健身,对我也不影响。我还参加了一个很有名的户外活动俱乐部:绿野。国内的名牌户外品牌(比如North Face)都很贵,所以我利用出国开会的机会,配齐了冲锋衣,登山鞋等设备,打算今年夏天跟那帮疯子去受点罪。有一个很能吓唬人的说法,叫定向越野,哈哈!

旅游:三年来我玩过的地方有:杭州,西安,黄山,泰山,云南,海南。其他出差开会去的城市就不罗列了。由于有两个假期不在国内,因此玩的地方不算多。强烈推荐云南!

摄影:国内的反转片比国外便宜太多了,一个EB也就十几块钱。不过种类不够丰富,象我一直想要富士的RAP就没找到。摄影发烧友们一定常常在ebay上淘宝贝,但国内的二手市场不发达,少了很多乐趣,是一大遗憾。不过我的器材回国前就配齐了,很久没有出过血了。在云南的时候由于高原反应,恨不得把 Manfrotto的三角架扔了,现在打算换成Gitzo的。

K歌:没去过那种声色犬马的地方,都是和同事朋友一起去所谓的量贩式KTV(不懂为什么这么称呼)。比较成规模的有乐圣,钱柜等。无数的歌可以选,豫备金嗓子喉宝等必备物品,不哑不归,还是很开心的。现在很多小区的会所也有这样的服务。

音乐:高水平的音乐会太少,而且很贵,好的音乐厅也不多。正版的古典音乐死贵,这方面的盗版也不多。不过有时也有例外:我发现广州的音像商往往能搞到很便宜的碟。

比如我近通过广州渠道搞了一套Phillips的莫扎特全集,正版,6700元,比国外便宜好多。现在Phillips, Decca, EMI, DG都开始授权给国内的出版商,这种CD称为引进版。令人失望的是,质量很一般。国内的音乐杂志也不怎样,《爱乐》上的文章看得人云里雾里。我整体的感觉是:国内还是缺少古典音乐的氛围,并且把它神秘化了。一个好消息是:大名鼎鼎的Gramophone今年出中文版了,我还没看过,但是应该不错吧。另外国内的器材很贵,从国外带也不现实:你总不能背两个BW的大音箱上飞机吧!不过我不是器材发烧友,到现在就用Bose的wave system。这小玩意在美国便宜,飞机上也好带。

图书:如果你逛逛国内的书店,对比国外的书店,你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:中国和西方的差距是全方位的!种类还是太少,并且像样的书店非常少。我现在一般在铛铛和卓越上买书,都会有折扣。国内买不到的英文书我上amazon买,不过加上邮费就贵了,所以有时候托回国的朋友带一些。

吃喝:在吃的方面的文章太多了,我就不详细说了。我来说说喝。你如果习惯喝咖啡的话,国内的外资超市都有不少咖啡可以选择,不过我不太喝咖啡,对这一点都不懂。Starbucks在国内已经成为高尚品牌了,小资必去之地。其实也不难理解:要想找个环境不错的地方聊天,往往还是会想到Starbucks。葡萄酒国内品种不多,红酒偏甜,我觉得50元以上的国产葡萄酒还是不错的。我不算酒友,请安校长详细介绍国内国外的不同!另外我要说的是,都说国内吃喝便宜,但是上档次的一点也不比国外便宜。外滩3号的几家餐馆的刀子都很快,听说小汤哥来上海宣传 mission impossible 2在那里被割了好大一块肉,哈哈!

小结一下:如果你要在国内过和国外一样的生活,其实不便宜。不过,既然回国了,就没必要过国外一样的生活。国内很多精神上的东西国外享受不到,能够常陪父母就不用说了,上次我老板来中国,看到公园里老老少少很多人在舞蹈,非常羡慕。我也觉得这种场面很温暖。

总之,我很满意目前的生活,健康又快乐。这也是我为什么喜欢在大学工作的缘由。中国近几百年来的历史,基本上是落后战胜先进,野蛮战胜文明的进程。改革开放以来的两次姓社姓资的大辩论是例外。今天,在我眼里,中国又面临着一个转折点。以我的看法,中国社会从上到下出现了向左转的趋势,这种趋势符合下层的心理,符合上层的利益,和六十年前很相似。强调一点:左和右的定义是模糊的,国内国外不一样。这里我指的是大家很熟悉的,我国传统意义上的左右。

海归三年(6):向左转,向右转?

好大的题目!写到这里我怀疑我写得是否是太空了?老实说,我自己也没有形成一些非常系统的观念,那就随便写点我回国后的个人体会吧。

1:年轻人向左转。以我个人为例,生于70年代,幼年时物质的匮乏记忆犹新;擅长80年代,整个社会的基本舆论是反思文革,要求改革开放;17年前我读初中,作为一个旁观者目击了80年代理想主义的谢幕。这样的成长经历很难让我对旧体制有认同感。今天的大学生则不同:生于80年代,衣食无忧;长于 90年代,很少有反思文革的文字出现,加上大学里毛概课反复灌输的代核心的丰功伟绩,对比所有制改革带来的社会阵痛,很多人其实不排斥旧体制。一方面,旧体制的理论体系中对同等的呼吁非常符合年轻人的心理;另一方面,自由派知识分子将美国的利益混淆于美国的价值,刺激了年轻人的民族主义,并带来他们对西方政治经济价值观念的排斥。我观察到一个有趣的现象:越年轻的人越容易左,我父母一代的人,即使对现实不满,对旧体制还是嗤之以鼻。

2:老百姓向左转。主要的原因就是市场化过程中,由于权力资本的参与与阻止,产生了畸形的“官场经济”,致使局部利益受损。这个大家都知道,我不多说了。除此之外,中国人是否是特别爱讲道德?凡是喊口号的东西特别受欢迎。同时老百姓总是喜欢听简单点的东西,因此如果把许多问题归结到道德问题,良心问题,往往能引起一片叫好。

三:利益集团向左转,这里的利益集团指的是中国能量的利益集团:国有垄断资本。中国改革开放一个主要特征是放权。如果说过去由于蛋糕做大,利益集团不那么反对放权的话,所有制改革则动摇了他们的命根,因此他们拼命反对。由于他们国有制的外衣,他们对市场化的反对有天然的政治正确性。4:领导层向左转。重复我说过的揣测:这一代核心从未做过经济工作,害怕复杂的现代经济,熟习思想工作和道德说教,并且需要以正统的姿态确立自己地位的巩固。

想起三年前临回国的时候,几个朋友为我送行。当时大家非常乐观,认为新君登基,必要和太上皇有所不同,定能大有作为。没想到三年来几乎没有任何勇猛精进,锐意改革的措施,稳稳确当上了勃列日涅夫!

五: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舆论向左转。在言论不自由的情况下,媒体根本不敢涉及基本的问题,只能不反皇帝,反贪官。甚至连贪官都不敢反,只敢反经济学家。在反经济学家的同时,顺便把二十年来一点一点积累的现代经济学的基本理念都反了。比如郎咸平主张的国进民退,大政府,中央集权,严峻刑法,党管金融等观点,现在特别受媒体宠爱。由于中国社会没有经历类似西方工业革命的洗礼,越简单,越强调道德正义的观点,就越容易传播,犹如六十年前一样。

这样,虽然社会各阶层利益不同,却同时向左转了。如果我们看看国内的媒体,会发现什么样子的描述呢?我来概括一下:中央很好,政策到地方走样了。核心很好,经济学家坏透了。国有企业效率问题是由于经理良心大大的坏。房产价格高是因为房产商良知大大的坏。总之,在左的趋势下,对中国经济社会的思考,已经由二十多年来的体制反思,开始逐步变成道德反思了

中医推拿帮助懒人健康减肥
老年性生活健康长寿的秘诀
如何做一个可爱的女人呢

相关推荐